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卡森的博客

品味人生 享受人生

 
 
 

日志

 
 

乡村社会制度性缺失之乱象  

2014-12-04 08:01:30|  分类: 关心国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奚建伟

万丈高楼平地起,乡村社会是个基础,不管中国这个大厦起得多高,多么壮观,如果不好好关注今天基础的变化,那是相当可怕的,是对历史不负责任的表现。

从我熟悉的环境说来,苏南乡村社会改革开放30多年之后,出现了“三多三少”现象。主要是关于到人。何为“三多”?

   一是钱多,钱多是因为开厂的人多,做生意的人多,和搞养殖业的人多,一个几万人的乡镇拥有大大小小几百家企业,可能因此产生数万个就业岗位,吸引大量外来工人的同时,又制造了商业繁荣的好机会,而再发展下去跟着又带动房地产行业突起,所以只10来年工夫,乡镇规模扩张迅速,各种业态配套不仅齐全,还有高档化的出现,它就像一个卫星小城市那样繁华。

 二是喜好不良娱乐的人多。人是群居动物,也应该具有一定的“领地意识”,因此习惯于在自己十分熟悉的生活环境和社交圈里周旋,富有的乡村社会便同样出现“黄、赌、毒”等劣恶。不过大多数人喜好赌博,也愿意去参加,涉黄涉毒的则没有那么明显,多半偷偷摸摸,尤其是涉毒,都晓得这个东西一旦沾上人就可能彻底完蛋,搞到众叛亲离。涉黄具有两种风险,一种是可能被抓,还有一种是来自配偶的活作。赌博则不同,经常出现男女老少齐上阵的景象,一家几口人可能祖孙三代同聚一个赌桌,还有“夫妻帮”等。赌博的动力是赢钱。年轻夫妻还有可以拴住对方的想法在,譬如休闲期间妻子见丈夫在家不定心,有想开车出去玩玩的动向,可能会说“去谁家押一把撒”,意思是别到风月场去玩,我不放心。乡村社会大赌小赌普遍流行,可以说没有人不曾经参加赌博,赌博形成一种风气,并且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三是斗富的人多。不同的圈子,有不同的斗富量,但规律都是一样的,就是用某些东西来证明自己的实力。房子、汽车、顶级和田羊脂白、名人字画雕刻等等,都可以拿来一斗。这也有个发展过程,基本逻辑是从纯物质到文化物质。先是比房子和汽车等级,然后演变到珍贵稀少的文化物品,从数量到质量,都在斗富之列。所以说历史会反复轮回,出现惊人的相似,晋代著名的石崇跟王恺的斗富故事,每到一个历史时期就会被续写。

那么何为“三少”呢?

   第一是爱心慈善心少。但不是绝对没有,灭迹了。一些个人具有同情心,当看到身边的老实人突遇灾难无助时,也会伸出援手,不过这种帮助有个基本前提,就是自己“看得顺眼的人”,并且比较熟悉和了解。它建立不起来一个爱心慈善机构,对广大需要关爱救助的群体进行长期有效的援助,其中原因很多,但主要是信任危机问题。如果由官方牵头的,他们如果要参与的话,一定有附加条件作为交换,譬如减免等量税收,并不是因为对官方权威的信任。好多人宁可在赌桌上一输数万甚至更多,或者宁愿一年花10多万补贴“小妹妹”用,也不会轻易把钱花在爱心慈善上去。

第二少是信仰。中国人什么都信,又什么都不全信,一切按需要来。需要升官发财,或者孩子考大学了,第一个想到的准是去寺庙烧香拜菩萨,首要考虑到的是“灵不灵”,如果不灵验那下次就必然换个地方。家里买房造屋,或者出了点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都会想到请个看风水起课的来诊断,他们对风水原理、命运规律则一窍不通,只是觉得这个东西很神秘,也许真的有用。初一月半给亡灵烧化,或者在祭祀时不惜花大量的钱财搞大规模“扎库”(用彩色纸张仿造各种活人的生活用品),目的都是为了要让祖宗亡灵、妖魔鬼怪感到满意,保佑自己一家老小。

第三少是缺少真的文化氛围。文化入乡村是个浩大工程,曾经落实到每个乡镇,表现为都有专职的文化干部和文化站。早年文化站主要聚集一帮文化中青年搞文学、书画创作,并根据汇演需要定时编排文艺节目,后来文化站几乎都改成了“棋牌室”,书画创作虽然尚且保留,那都是老年人自娱自乐的事情,实际上乡镇文化活动已经退化为“花边”装饰了。

有传统渊源的地方可能把某种文化事业搞得风生水起,譬如有的“雕刻之乡”或“书画之乡”就是这样子,但其中难得出来一二拔尖的领军旗手早已经离开乡镇文化圈,到县市圈去轧大道了,无非是想从中获得更多更大的名和利,这些是乡镇圈子内无法获得的,以致于“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文化事业后继乏人,难成气候。

经济发达地区的乡镇现在是“移民乡镇”了,大量涌入的劳力人口改变了乡村固有格局,他们有的已经至少有两代人在某个地方打拼,少数安家落户,多数还处于身份尴尬、地位尴尬的两难境地,主要依靠出卖廉价的劳力维持基本生计问题。由于社会性关怀和保障的条件缺失,长时期来他们只能完全听天由命地做一天活一天,但如果老天不眷顾,一旦出了意外状况的话,很有可能意味着半世的打拼成果付诸一难。

在遇到利益矛盾纠纷时,外来工人同资方之间不可能完全得到公平处理,因为任何地方都或多或少存在着“地方保护主义”,代表基层政府的处理部门更多偏向于本地资方合乎逻辑,所以作为受损一方见处理得“差不多”了,基本会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妥协,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到处可见,况且基层工会也属于官方机构,工会不可能在为他们争取更多权益上出头,如果强出头,很可能还会招致上级领导的批评和训斥。

记得10多年前有个乡村烟花厂爆炸炸死几个四川籍工人,他们家属得到善后通知后赶来当地处理,当地政府事先吩咐地方派出所、司法办,将这些家属直接接到乡镇大会议室,先不让他们跟厂方见面,通报情况之后单刀直入提出,你们希望得到多少赔偿?加以探底。家属们见这种架势首先在气势上矮一段,其次也不敢在陌生而孤立无援的客乡动非分之想,商量了一下,再根据他们当地给死人的赔偿额度,提出了很低的数目,说一个人没了,至少也得赔偿2万吧。参与善后处理的在场官员们听了,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马上答应可以,并且还慰问性地多给几千块,而家属们一拿到钱甚至等不及火化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上述事例说明在乡村社会的外来群体处于绝对弱势外,更无制度性保障可依,正是由于这种相应制度的严重缺乏,导致这种矛盾处理过程存在太多的伸缩性,当然也就不奇怪存在不公和欺压性。它的存在,会改变生命价值取向,并助长草菅人命行为的恶性泛滥,但更为可怕的是,它直接破坏了基本制度的构建体系,从而破坏了基层社会和谐相处的基础,让“老实人吃亏”的古训得到反复验证,于是又成为大量制造“刁民”的模范。

具有准帮会性质的群体应运而生,他们以籍贯为标志,人多势众,在一个地方发展活动了若干年之后,便形成足以同地方势力抗衡的寄托势力,而群体骨干成员主要是一些敢于打架的青壮,其中多半是“几进宫”的老监狱,人们背地里叫他们“黑社会”,许多行为的性质确实符合,譬如“收保护费、抢占地盘、赌场放水”等,但是不可不承认的是却大有市场。

 古代中国的帮会也是属于一种民间互助团体,多是因为政府帮扶福利功能的缺失导致,譬如过去漕运行里的青帮,是船工们的大家庭,加入之后可以得到医疗、寒暖、丧葬和受欺等各种实质性救助,像这种条件的吸引会使更多下层劳力价值观发生改变。今天存在于乡镇社会的这些准帮会虽然不具备旧帮会的利益周全性,但外来人当遇到利益侵害时,好多人首先想到的不是求助法律和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而是请他们帮忙解决,因为解决起来既简单又快捷,所付出的成本并不比找政府部门的多多少。也正是由于这种力量的高效能力,使得地方一些人也经常把利益冲突的案子交付他们来处理,有要债的,有强拆的,甚至还有政府官员利用他们来惩罚修理对手的。

这些团体的主要成员目的是以敛财为主,他们在多年社会交锋中早已经学会如何钻法律空子,以及如何寻找靠山以求在关键时获得庇护。有的慢慢地把自己洗白,干起了正当营生,成为异军突起的新富豪,然而以自己在社会上的威名和势力,还可以摆平许多矛盾,因为人们还需要他们出面。他们在生活中尽量扮演着奉公守法的角色,也尽量在生活圈树立良好口碑,名声和地位和财富达到“贵人”的标准时,其实黑白就已经难以区别了,所以无论遇到任何突击性的“打黑运动”,他们都不会被成为打击目标,有的甚至于被公安机关请作座上宾,做他们具体打击活动的高参。

 那么中国目前乡村社会的主体结构很显然地呈现了,以政府官员为主,然后一帮有钱人,然后一帮黑白通吃的外来新贵们,彼此相互间有来往,有互相依存而成的格局,基本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各方面代表自己背后的利益圈,碰到利益纠纷可以坐下来展开桌面谈判,归根结底是信奉“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切全靠钱来说话。如此发展下去,他们出面解决问题的筹码越来越高,高到一般人无法承受,那么到最后也只有有钱人来找他们办事了,处于温饱状态的新外来工人若遇到利益纠纷,真的就只剩死路一条。

在恶性循环中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在于建立健康的社会制度,并科学客观地落实之,乡村社会之所以走到如此纷乱、强强出头的局面,就是因为长期以来强化了经济发展的思路和做法,始终弱化了社会保障制度的构建和维护,因此许多人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容易被逼上歧路、甚至邪路,而往往好多社会动荡性大事,却偏偏来自于乡村社会群体愤怒的爆发,我们不应该还不从中吸取惨痛教训,亡羊补牢。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