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卡森的博客

品味人生 享受人生

 
 
 

日志

 
 

什么制约了中国煤制气发展  

2014-07-29 08:06:59|  分类: 能源领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煤化工产业在“争议”中前行已是这几年有目共睹的,无论是煤制油、煤制气还是煤制烯烃等煤化工项目,其过去的发展不顺利,而未来的发展也注定是不平坦的。

今年7月,国家能源局发出《国家能源局关于规范煤制油、煤制天然气产业科学有序发展的》(下称《》),这立刻被解读为国家限制发展、国内煤制气产业将再次“刹车”。

其实,对于发展历程并不长的煤制气来说,如果水资源、关键技术、配套管输设施等外在制约因素不消除,国内发展煤制气的“神经”就难以放松。

煤制天然气是以煤为原料,采用气化、净化和甲烷化技术制取的合成天然气。在我国“富煤、缺油、少气”的资源条件下,发展煤制天然气是缓解国内天然气供需矛盾、治理大气污染的有效途径之一。

2009年5月,国务院发布《石化产业调整和振兴》,首次明确提出开展煤化工示范工作,探索煤炭高效清洁转化和石化原料多元化发展新途径,其中重点抓好的五类项目里面就包括煤制气。

此后,全国各地掀起对煤制气项目的投资热情,大批项目建设也随之出现。不过,由于担心各地重复建设导致产能过剩,国家发改委在2010年6月又专门发布《关于规范煤制气产业发展有关事项的》,将煤制气项目的审批权限收紧到国家层面。2011年3月,国家发改委再次明确禁止建设年产20亿立方米(含)以下的煤制气项目。

在此期间,国家核准了包括大唐发电内蒙古赤峰克旗40亿立方米/年、辽宁大唐国际阜新40亿立方米/年、内蒙古汇能16亿立方米/年和新疆庆华55亿立方米/年四个煤制气示范项目。不过,从发改委最终仅核准了4个煤制气示范项目来看,在发展初期,国家是严格控制煤制气项目审批的。

进入2012年,国家出台的一系列产业目标,又让行业看到了加快发展的希望。2012年12月,国家能源局发布《天然气发展十二五》,提出到2015年我国煤制气产量将达150亿~180亿立方米,占国产天然气的8.5%~10.2%。这是煤制气首次被写入天然气发展。

因此,在上述政策推动下,2013年,国家发改委加快了对煤制天然气项目的审批速度,总共有十五个项目陆续获得国家发改委“路条”,总产能超过500亿立方米/年,总投资接近4000亿元。中电投霍城年产60亿立方米项目、中海油山西大同的年产40亿立方米项目、内蒙古新蒙能源公司年产40亿立方米项目、山东新汶矿业新疆伊犁年产40亿立方米项目等在内的多个煤制气项目被允许开展前期工作。

然而,此后煤制气项目的实质性进展并未达到先前预期。截至目前,去年获得“路条”的十五个示范项目,市场上仍没有哪个项目获得核准、开工的消息。

究其原因,水资源、关键技术、配套管输设施、项目经济性等,均成为国内煤制气行业发展的“绊脚石”。

煤制天然气项目对环保的要求相当高,而且需要消耗大量水资源,但国内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大都处于水资源相对比较贫乏的西北部地区。

卓创资讯分析师王晓坤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天然气虽然是一种低碳能源,但是煤制气项目碳排放则较高,以当前的技术水平,一个40亿立方米/年的煤制天然气厂排放的CO2约2000万吨/年,但我国已对碳减排做出承诺,所以未来CO2减排是煤制气工程必须重点考虑的因素,此外,一个20亿立方米的煤制气工程年用水量可达到900万吨。

而关键技术缺乏也阻碍了国内煤制气产业的稳步发展。今年初,我国首个煤制天然气示范项目——大唐内蒙古克旗煤制气示范项目在投运入网仅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因气化炉故障突然停产,每天损失的金额以百万计算。另外,我国还规定示范项目的装备国产化投资必须达到80%以上,这也是示范项目通过核准的红线。但以目前我国煤制气技术来说,多数项目很难达到这一要求。

在销售方面,煤制天然气还受到运输制约。目前,一种选择是可以接入管网,卖给中石油中石化等管道公司;另一种方式是企业自己建设管道,直接面对下游用户。

“但这两者都是比较难解决的问题,即便自己找用户,也需要建设管道,而管道建设是很大一笔投资,大唐克旗煤制气项目也曾非常尴尬,自己投资建设管道,但进入北京市之后的管道运输必须与中石油合作。”安迅思分析师王瑞琦表示。

据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报告测算,自建管道将使项目初期投资增加20%以上,内蒙古大唐克旗项目在原料煤价格不到150元/吨的情况下,该项目生产成本可控制在1~1.5元/立方米,但加上自建管道成本、管输费用及一定利润,最终销售价格达2.75元/立方米。同样工艺和煤价水平下,新疆煤制气项目面临更大的运输成本压力。

王瑞琦还认为,虽然产出的天然气在当地进行液化是没有问题的,但由于煤制气生产成本不低,再液化的话,就需要额外的设备投入,成本会升高,因此这不能算是合理利用,也就没有竞争优势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国发展煤制气仍然具有一定优势,比如丰富的煤炭资源、煤制气价格有一定竞争力等。此外,发展煤制气也是未来煤炭清洁利用的发展方向和保障我国天然气供应的重要措施之一。

实际上,从国家能源局本次下发的《》内容来看,也并没有新增限制性发展的条款。其中,涉及的“禁止建设年产20亿立方米及以下规模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和年产100万吨及以下规模的煤制油项目”产能规模限制,以及水资源及污染物排放限制在之前的产业规范发展条例中已经明确提过。

同时,产业政策也再次明确了煤制气“不能停止发展、不宜过热发展、禁止违背规律无序建设”的方针和“坚持量水而行、坚持清洁高效转化、坚持示范先行、坚持科学合理布局、坚持自主创新”的原则。另外,重申所有审批权限收归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禁止煤炭净调入省发展煤制气。

因此,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关于煤制气发展最有实质内容的可能是《》中提到的,将于近期公布的《关于有序推进煤制油示范项目建设的指导》和《关于稳步推进煤制天然气产业化示范的指导》。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