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卡森的博客

品味人生 享受人生

 
 
 

日志

 
 

我为什么要亲眼看看日本?  

2015-07-30 14:43:25|  分类: 游记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锐享

我为什么要亲眼看看日本? - 卡森 - 卡森的博客

  一年之内四赴日本,始料未及,在长长的旅行名单前列本来没有东邻的位置,一切缘起三年期的日本签证。以前办日本签证很麻烦,在欧美国家对中国个人旅游签证开放多年后,日本仍然对个人旅游签证关紧大门,然而在钓鱼岛纷争再度令中日关系紧张时,去年下半年,日本悄悄地对自由行的中国游客开了一扇门。忽然感到这是个填补空白的机会,于是,通过银行渠道顺利地取得为期三年的无限次签证。但是同时也支付了不菲的费用,费用之高,超过六个单次签证。拿到签证后想,就冲着签证费,也不能饶了它。

  这当然是一句戏言,想法还是有一点。国门开放之后,因为学习和工作,在地球上跑了不少地方,唯独日本这个近邻几乎是个空白,九十年代中期有一次短暂的工作停留之后,从没有再踏上这片岛屿。除了客观情况,主观上的确也没有多大兴趣。如果不是群体高烧再起,可能会继续追寻各大文明古国的踪迹。近年两国上空阴云迭起,网上网下激情四射,影视媒体充斥抗日“神剧”,民间不乏“抵制”之声,更有公开鼓动不惜一战的喧嚣,无不在为紧张的两国关系上火上浇油。任性的激情发泄对我们这代人已经是一首青春的挽歌,其中的苦涩不堪回首。正因为有这种成长的代价,对于今日“愤青”种种,完全能够理解,相信理性和理智最终会战胜情绪和愚昧。但是仔细想想又不免陷入尴尬,当指望理性的力量时,我们没有认识的起点,对日本这个与中国近代和当代具有特殊关系的国家,我们究竟有多少认识和了解?21世纪了,除了行动和语言暴力,我们能不能有所进步?

  日本在我的头脑中一直是一团混杂的碎片,最早的概念来自“平原游击队”和“铁道游击队“,抗日的主题在心底铭刻着英雄主义和正义的符号,到了“地道战”和“地雷战”时,图解式的宣传不再能够满足求知的需要,印象最深的仍然是李向阳枪下的魔头松井。

  九十年代中,身边的一桩跨国婚姻使我有机会第一次与日本人直接接触。那时在新加坡工作,适逢妻的一位外甥女陪同其日本丈夫G君到新加坡常驻。海外相见,分外热情,外甥女引见后,G君开口便说:我们侵略过你们,有罪,对不起。他的英语马马虎虎,但态度诚恳还带着几分紧张。男人开始山南海北,女人们一旁叽叽喳喳,无非是议论那个难搞的日本婆婆。早预定了最好的日餐馆,一顿宫廷御膳数不清上了多少道菜,宴请延续了足有四个小时。席间话碴扯到往事,不记得G君又道了几次歉,每次都引得我们暗自发笑。餐后一起到地下车库取车,G君的车停得靠近出口,却执意让我们车先走,当我开车经过时,只见G君和外甥女一边一个站在车前门两侧,朝着我们车深深地一鞠躬。毫无准备的礼遇,实在hold不住,笑喷。外甥女和G君的跨国婚姻起初并不顺利,外甥女的爷爷在日本侵华时死在鬼子的刺刀下,家仇国恨,泰山压顶,家里坚决反对这门亲事,天翻地覆地闹了几次后,还是按外甥女的主意办了。想想G君当年怎样进岳父的家门,今天的道歉一定算是毛毛雨了。设身处地,如果外甥女父亲换成我,能同意女儿这样做吗?可是,对于战争后十多年才出生的G君,他道歉的理由是什么?我又乱了。

  断断续续的追问最终促成了亲眼看看这个东邻的想法。近一年中的四次日本之行,随手写了59篇游记,记录所见所闻,时而也有所感。自知走马观花,肤浅之见。只希望这些文字能够表达一种求真务实的态度,在形成观点之前,先搞清楚真相。脑海中积藏着一团知识的碎片,它们无法回答那一连串的追问,自尊心又不想轻松地接过别人给的现成答案,于是只剩下一条路:迈开双腿,亲眼看看。

  日本在战后的七十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济发展水平、社会自治程度和政治民主制度都是七十年前不可想像的。这些基本要素的变革,彻底改变了日本。在旅行中感受最深的是普通国民身上体现出的社会自治能力。每个国民,哪怕就是一个小店的店主或一个导游,个个都是自立自信自尊的,他们自主地选择工作、选择生活,在尽力做好份内工作中获得尊严,他们用不着对政治顶礼膜拜,安倍和反对党领袖竞选的头像被随意地插在角落里;他们以“不给别人添麻烦”为信条,明确界定群己权限,以严守规定的认真态度,营造并维系和他人的良好关系;自尊并尊重他人、自律并诚信待人带来人与人关系的良性循环,礼让成风,安居和谐。在我所走过的数十个国家中,日本的社会治安是最好的,我曾在充满诗意的日内瓦湖边让小偷得手,也曾在马德里的公交车上被好心人提醒,而在日本却从来没有这份担心,即使夜深人静,走在几无人烟的街上照样轻松适意。社会自治能力是安全稳定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就不需要特意的维稳。自治能力也是民主政治的基础,二百多年前托克维尔考察美国民主的经验时,强调移民继承了英格兰的自治传统,孙中山提出训政意在培养国民的自治能力。自治能力关乎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抛开综合实力,眼里只有军舰导弹,何论战略?社会的自治能力制约着政治的影响力,私人旅行接触不到政治上层,但是从社会的自治水平,不难评估政治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普通国民的生活,挑起钓鱼岛争端的少数右翼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大多数人的政治选择。

  战后日本社会的这一重大变化不幸被长期忽略了,中日两国的相互了解一直是逆差,中国对日本的研究相对落后,戴季陶的“日本论”今天仍然是最具权威的专著,但他怎么能未卜先知21世纪的日本呢。媒体代替学府、新闻代替学术、传闻代替真相、信息碎片代替真知,受众不中枪也难。中枪者对真相一无所知,敏感的信息碎片却足以燃起旧恨新仇,人们顾不得青红皂白,只需一吐为快,何况还有“爱国”的光环罩在头上,任性发泄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虽然天天挂在嘴上,究竟什么是爱国呢?爱国是一种自豪感,个体的尊严在国家的范围得到放大;爱国是一种高尚感,它使人们的精神世界从卑微的境遇里得到升华,“位卑未敢忘忧国”,自豪感和高尚感足以给平庸的生活增添异彩,令人兴奋得血脉贲张。然而,爱国还是一种责任感,个体的责任也在国家的范围里得到放大,它不仅是一项头顶的光环,而且是肩头的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这句名言虽然后来被用滥了,但仍然是对国民爱国责任的最有力的表述。如同人生的任何一种收获同时意味着付出一样,在爱国这张无形的资产负债表上,收入和支出也是平衡的,爱国带给你多少自豪感和高尚感,也就赋予你多少责任感。爱国的真谛是一张平衡的资产负债表,它所激起的热血沸腾必须走向理性的思维,每个爱国者不仅是血性男儿而且是负责务实的国民。

  人是活生生的感情动物从感性反应到理性思维是必然到过程,感性的过程不可避免,但它终究算不上真正的爱国,因为停留在这个阶段对国家和个人都具有极大的危害和危险。日本近代史已经描绘了这样的全景图:面对西方炮舰压力,爱国激情曾经唤起大和民族意识的觉醒,推动了明治时代的“富国强兵”,但是随后,大和民族的自豪感如脱缰野马驱使日本迅速走向军国主义道路,不仅把战争强加给中国等亚洲国家,而且也把本国拖进灾难的深渊。

  中国近代饱受国难屈辱,东邻带罪之身又制造新麻烦,情何以堪?愤怒是人之常情,然而停留在愤怒是自毁武功,走火入魔则是民族的罪人。“爱国”再一次走到十字路口,任性的挥洒原始血性还是负责的做出理性对应,国家经受考验,国民面临选择。任性的发泄除了满足一时之快,仅仅是一次廉价又安全的“爱国”消费。负责的选择势必把握着国家这条大船的正确航向:一百多年来,日本曾经两次中断了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今天绝对不能让这样的历史重演。

  爱国首先是一种责任。负责就是尊重事实、尊重理性。“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仍然是真理,它不是因为谁说的而被肯定或否定。对于日本这样一个重要的邻国,我们其实知之甚少,无论是赞扬还是批评都还停留在表面。媒体和历史教科书都在帮倒忙,不忘历史教训仅仅出现在外交辞令上是不够的,甲午那一仗除了带给我们奇耻大辱,迄今吸收了什么教训?在抚摸战争的伤痛时,我们注意到数量和吨位占据优势的北洋舰队全军覆没的基本教训吗?日本和大清几乎同时从西方购进舰船,但它在引进装备时同时还引进了现代军事管理体制和管理思想,远远超过了大清局限于办“洋务”的视野,由此形成综合实力的差距,最终决定战场上的胜败。对这样深刻的教训,直至今天我们关注的够吗?跟随政治风标的历史教科书无法昭示历史的启示,网络碎片无力承担思想的功能。网络时代的信息是爆炸性的巨量,同时也是碎片化的存在,它只是供人脑加工的材料,而不是事物存在的本身。信息技术的发展没有改变人的认识路径,盲人摸象的寓言仍然具有极大的警示作用,天量的信息碎片只是零碎的概念集合体,认知仍然要从事物的表象开始,继而进入本质,从感性知识升华到理性知识。人对世界的认知是一个漫长的旅途,在这条路上跋涉远比发泄情绪来的艰难,但是做一个负责的人,除了征服艰难,你没得选择,做一个负责的大国,更没得选择。

  “爱国就任性”的心态与今日国民的身份不符。国家已经从积贫积弱的东亚病夫发展成第二经济大国,国民精神理应走向更高的层次。负责的国家、负责的国民是不言而喻的基本要求。普通百姓够不着国政外交,但是可以负责地说话,负责地处事。初级阶段的市场充斥假货,爱国也难逃假货包围的命运,每个人都难免不知不觉的中枪,识别的方法很简单,如果只有爽气穿肠过,没有肩头压力沉,八成那个“爱国”是山寨的。

  百闻不如一见。认知的路上崎岖泥泞,在走了一个很大的弯路后逐渐发现,历史教科书和媒体都靠不住,对自己的认知负责就需要亲眼看看、独立思考。开始写这些路上的即时随笔时,着意在具实写真上,图片比文字分量重。随着见闻累计,感触油然而生,文字部分越来越成为主体。不能说这是一种从感性到理性进化的成功尝试,但是多少反映了一个愿望:不犯盲人摸象的错误。私人旅行具有独立的视角,从真相开始的认知路径可能串起了脑海中的一些信息碎片,也可能只提供了另一些碎片。所不同的仅仅在于,这些碎片都是一手货。

  每一篇游记都是当天草就的,在保持现场感的同时带着不可避免的粗糙,它不是对于那些追问的终极回答,只是希望从这样的起点出发能够找到客观的答案,我还在路上。目前,“我所看到的日本”不过重申了一句老话:“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必须亲口尝一尝。”

  (本文作者:王聿中)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